苏幕遮

追凌(刀)

      
        金陵只记的自己浑身是血地躺在蓝思追的怀里,他看不清蓝思追的脸,却也能感受到那双抱着他的手臂在止不住地颤抖。
       
        我这是要死了,我要是死了,思追呢?他怎么办?活着多好啊,可是我……
       
        金陵伸出手,却没有力气再去摸一下蓝思追的脸,“啪嗒”一声又无力地垂了下来
     
       “思追,你...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吗.....”

         哪些话?蓝思追浑浑噩噩地想,他们之间说过太多的话了,不管是哪一句至今回想起来都历历在目。
      
        蓝思追记的他从前问过金陵若是有一天他死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若是我死了,才不要被埋入阴冷的地下和虫子作伴,火化之后找条河撒下去,飘到哪算哪,四海为家”

        金陵毫不在意地笑着,继而又一跃而起勾住蓝思追的脖子,

       “不过想那么多没用的干嘛,思追,等事情安定下来,我们去寻个山青水秀的小山头,,养点菜,种点鸡鸭,你们蓝家清汤寡水的菜太没意思了,是时候让你开点荤了哈哈哈。”

       昔日的欢声笑语在渐渐远去.蓝思追突然记不起他是怎么回答的了。

       所有的苦难和背负尽头, 他没有等来他想要的此世光阴。

      “可惜。我没办法陪你一起了思追,我爱你,但是我……”

       “嘘 ,别说话。” 蓝思追轻声说道,低头吻了下去,别说话,他想着,就让我最后一次再拥有你吧。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

       从我们第一次说话开始

       从我们第一次吵架开始

       从我们第一次坦白开始

       从我们第一次说我爱你开始

       到这里……一切都结束了……

       金凌在最后的意识中,只感觉到有液体流入了他的嘴中,他舔了一口,真咸,真苦啊!

       蓝思追没有动, 也没有抬头,抱着自己的爱人,他将自己跪成了一座无悲无喜的佛像。

        三日后,兰陵金氏这一代的宗主风光大葬,事情结束后,姑苏蓝氏的掌门交出了掌门印,并以其夫君的身份带走了金宗主的骨灰,从此杳无音讯,蓝家的人说他们掌门可能是抛却了十丈软红尘,修行自己的日子去了。

       后来有蓝家的小辈想要一探究竟,从族中长辈的口中拼凑出了一点大概,竟真叫他寻到了那座山,见到了蓝思追。

       在一树桃花下,蓝思追靠着树根坐着。他的肩上靠着一个黄衣男子正在大笑着。不知他说了什么,蓝思追也忍不住笑了,低下头宠溺又无奈地在他头上揉了一把。

        蓝家小辈仔细一看,那黄衣男子赫然就是早已死去多年的金宗主,然而,一晃眼间黄衣男子却又不见了,刚才他坐过的地方只留下了一座衣冠冢,墓碑上还飘着一根蓝色的卷云纹抹额。
 
        蓝思追靠在墓碑上,神色淡然,眺望着远方山顶那终年不化的白雪,一只手轻叩案几,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酒,喊着两个字。

        蓝家小辈认出了唇形,他喊的是阿凌,那吐字极轻,却又夹带着跨越岁月和时间的缱绻思念,还没等小辈上前打个招呼,,蓝思追却已经看见了他,偏头轻笑,蓦然间一阵清风拂过,他人也不见了,刚才的一切好像都是假的,只留下一树繁花依旧摇曳生姿,花下一江春水载着一个人的思念缓缓地留着。

        自那以后,蓝家有无数人再上这座山,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有人猜测,蓝掌门这是随他夫人一起走了,也有人认为他这是得道飞升了,真真假假,对对错错,到底没有一个结论。

       只是民间的说书人依旧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说着这个故事。

       “各位客官,你们可知道那姑苏蓝氏和兰陵金氏宗主之间的故事,啧啧,那可真是一段天造的好姻缘啊,只是,可惜,可惜了……”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蓝思追回首他的岁月,到处都充满了他的阿凌的影子,从少年到青年,只是,他们没有缘分做到共白头而已。

       上穷碧落下黄泉,他和他的阿凌,终究没能够站到一起。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