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

我来和你们说说祁醉和于炀的婚礼(上)

        祁醉想结婚,其实这个念头他早就动过,只不过在看到于炀送他的戒指之后,他这个想法又动了动,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某个伟人曾经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有了想法就要大胆的去做。祁醉出了休息室的门,晃到了训练室门口。

        一队的大家正在训练,祁醉走进去,拉了把椅子就坐到了于炀的身后。于炀瞥见祁醉来了,也没怎么管,以为他只是单纯来看自己训练的,打得更加认真。

        果然于炀还是年轻了一点,殊不知祁醉心里正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他才19岁啊!会不会太小了一点?我是做人还是做畜生呢?

       祁醉托着下巴,盯着于炀看了半天,冷不丁的一开口:“于炀,我们结婚吧!”

        于炀瞳孔猛的一缩,手下一个操作失误,已经给对方送了人头,他停止了操作,握住微微有些颤抖的手,脸色通红,难以置信的回头,看着祁醉。

        相比他这无声无息的惊讶,卜那那就来的直接的多,他已经从他那1万多的电竞椅上蹦了下来:“我靠,祁醉,你是在开玩笑的吗?这么大的事情,你你你想清楚了没有?”

       “当然想清楚了。”祁醉一翻白眼,“我像是那么不慎重思考的人吗?”

        还真挺像。

        “不行。”卜那那急了,“于炀还是我们队长呢,你们结婚了那我们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你还没断奶吗?没了于炀你们活不下去了吗?”

        眼看着两个人可能要吵起来,辛巴默默的举起了手,以示自己的存在感,“那个,于队才19岁,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吧。”

        老凯也老好人的拍拍暴躁的卜那那的肩,“即使到了22岁这也是不合法的。”

         祁醉一愣,托着下巴的手缓缓放下,他似乎太想当然,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之前他和于炀的关系,虽然在两人的大多数粉丝中都确定了,也有人怀疑这只是炒作,并不是真的,两人或许只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关系,一些黑粉还在到处瞎喷,刷两个恶心的帖子,更多的是一些路人抱着看戏的心理。

        如果说两人之前在外人看来扑朔迷离的关系还有一丝回旋的余地,那结婚之后就直接坐实了关系,将退路抹杀的一干二净,虽说现在的年轻人思想很开放,见到了同性恋也并不会大惊小怪,但到底国家不承认,社会不认可,以他们的身份又不可能转国籍,之后说不定还会遇到更困难的局面,更恶心的言论,祁醉不舍得,不舍得让他的youth受这个苦。

        祁醉叹了一口气,往椅子上一靠,手却被拉住了,是于炀,他抚摸着祁醉戴了戒指的手,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我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和你结婚,我愿意正大光明的站在你的身边,我愿意每天早晨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你,每天晚上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你,我愿意和你从早晨走到傍晚,从春天走到冬天,从青丝走到白发,我比流言蜚语更早认识你,我不怕,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祁醉忽然笑了,一伸手,将于炀拉到自己腿上坐着,“小哥哥,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我要听完整版的。”

       于炀脸又通红了,但他还是深呼一口气,缓慢而又坚定地说了出来:“我说,我愿意和你结婚,和你,祁醉和于炀”

        “错,是于炀和祁醉”祁醉笑着,在于炀头上摸了一把。

       贺小旭听说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他想要好好培养的大白菜才刚冒个苗就被老畜生拱了,这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想把它弄回家?

       “祁醉你你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贺小旭冲进了祁醉办公室,拍着桌子,恨铁不成钢道。

        “这是什么新的打招呼方式吗?怎么你们每个人都问我这句话?”祁醉合上一本书,问道。

         “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你们这样过日子不是挺好的,你知道这会让我们损失多少吗?hog现在毕竟不是你所带领的,这样你们会失去多少粉丝,多少赞助,你算过这笔账吗?”

        “没有,或许我这方面思想还比较保守,我只是想给他一个名分”祁醉顿了一顿,“毕竟我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

        贺小旭沉默了几秒终于认输地说道:“算了,你们随便吧,战队的事情反正我能扛得住,你就闲着策划婚礼吧,看看要邀请哪些人,于炀没事,主要是你这边……”

        “对啊”祁醉猛地想起,“我还没有告诉大家我和于炀结婚的消息呢,”转眼间,祁醉已经出了门“谢谢提醒啊!”

         第一件事当然要告诉父母。

         祁醉打了两次电话,直到第三次才被父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儿子,接了电话。

         “喂?”祁母慢悠悠的说着。

         “妈,我要结婚了。”

         空气沉默了几秒,祁母才回话道,“是和于炀吗?”

        “当然是和他 他可是我们家童养媳啊!”
  
        祁母:“那我就放心了,我明天把相关证件给你扔过去,哦不,你也不需要。”

        “嗯,只是办个婚礼。”

       “行,那你自己忙吧!到时候发个请柬给我和你爸,不聊了,我约了做头发的,时间马上要到了。”祁母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祁醉看了看通话时间,不多不少,30秒解决了他儿子的终身大事,真是亲妈。

        下一步,当然要和各个兄弟战队分享这个好消息,祁醉非常贴心的第一个想到了花落。

        “花落,跟你说个事”

        “不听,再见”,花落很快回复。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是我和于炀的事了,这件事非常重要 ”

       “什么?”花落回到,这么慎重 如果是战队方面的事,他也不能不听啊。

       “我和于炀要结婚了”

      “……再见”

       花落愤怒的摔了键盘,哦,没有,他只是想,没舍得,果然还是高估了这个老狗逼的思想境界,花落一脸操你妈的表情,毫不犹豫了删了祁醉。

     TBC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