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

我来和你们说说祁醉和于炀的婚礼(中)

        祁醉尝试着联系其他人,但可能都被花落事先告诉过了,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哎,我想找个人分享快乐怎么就那么难呢?”祁醉叹息着,摇头晃脑进了其他战队的直播间。

         然后,一条来自顶级会员祁醉的弹幕醒目的横在直播间的正中央,写着,“我要和于炀结婚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直播间瞬间爆炸,弹幕节奏被带偏,祁醉和于炀的粉丝过节样的活跃在每个直播间里,忙着给自家两位大神加油,忙着和黑粉撕逼。

        据悉,当天各个战队的直播间数量猛涨几百万,但是直播时间却连平时的一半都没有。

        然而,祁醉并不满足于此,在别人家地盘上秀有什么意思,明人不装暗逼,骚就要骚在明处。

       于是,祁醉自己开了直播,十分风骚的开了麦和摄像头,和大家打了招呼。

       祁醉的太太们都要疯了,她们日夜蹲守在别人的直播间就是为了逮到祁神,结果人家自己居然开了直播。

        [啊啊啊啊,老公你终于出现了,想死你了]

        [老公,不要看别的女人,看我看我]

        [醒醒,各位,你们默认炀神已近死了吗]

        [我不过走了几个月,祁神还是祁神,老公却是别人家的了]

        [祁神,我们把炀神交给你了,好好对他,呜呜呜]

        [炀神还小,你不要总是那么畜牲啊啊啊]

        [不管怎么样,我永远支持hog,永远支持你们]

        [祝你们幸福]

        [祝你们幸福]

        [祝你们幸福]

          不一会儿,已经刷了满屏的祝你们幸福,祁醉想了想,觉得他还挺幸运,在役八年,他收获的不仅仅是无数的荣誉,还有这么多支持他的人。

         “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和你们炀神会好好的,恩,时间还早,我很你们说说我和于炀的故事吧。”

         [求新事,之前的已经听了800遍了,我都会背了]

         [求详细描述床上场景]

         [求小奶狗样的炀神究竟有多软多可爱。]

           于炀闻讯赶来,出现在了摄像头里,他红着脸打了声招呼,瞬间又引起弹幕上新一轮的狂轰滥炸。

           “好看吧?就不让你们看,他是我的,直播结束”祁醉不顾一众人的哀求,关掉了直播。

        于炀红着脸,小声说,“别,别播了”

         “恩?”祁醉把玩着于炀的手指,“小哥哥,你不喜欢?”

          微微上调的尾音撩的于炀脸更红了,“不,不是,我只是……”

         “好了,不闹了,反正大家也都知道了”祁醉安抚的拍拍于炀的肩,唉,这下也不能发微博发朋友圈发空间了。

        秀完了恩爱,祁醉终于开始亲手策划了他的婚礼,大包大揽,屁事极多。

        “不用,宝贝儿,你的任务就是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相信我,会给你一个最完美的婚礼。”祁醉把于炀按回了椅子上。

       “嗯,这个场面再添两个花圈就完整了,我他妈这是婚礼不是葬礼。”祁醉把老凯精心挑选的认为黄花白花相见更能突显浪漫的场地图纸毫不留情的拍在了他的脑袋上。

         “贺娘娘,我还没有穷到揭不开锅的地步,把预算上的最后一个零给我添上去。”祁醉指着正拿着计算器算钱的贺小旭说。

        “一溜凶神恶煞的大叔,一溜骚里骚气的网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个卖淫场所呢,换掉。”卜那那和赖华只好无奈的换掉了以他们的审美为标准的服务员。

         “辛巴”祁醉眯起了眼睛,危险地看着他,“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辛巴吞了吞口水,将手中还没来得及送上去的婚礼策划塞了起来,“我我我,知道了”

        在祁醉不给牛吃草专让牛干活,鸡蛋里挑骨头却由于老板身份没人能反抗的高压下,婚礼的策划一改再改,衣服一试再试,地点一选再选,终于符合事儿精祁醉的要求,他满意地看看最终方案,大手一挥,放过了众人。

        TBC

       

评论(2)

热度(38)